關於部落格
心靈搞笑正能量是我的信仰。
幽自己的默是最高智慧的禪。
用畫畫熬煮一碗療癒的巫湯,
用影片編織夢境的快樂光芒。
  • 2693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4

    追蹤人氣

愛,如此折騰_零一

前兩天羊打電話給我,跟我說她去看了法國藝術家Niki的展覽。 我心理一陣慚愧,是說我生平真的很少很少去看展覽,不管是古典或現代。 甚至,總總世界知名的大師的畫冊我都沒看過幾本。 我的創作總是出自一種自我療癒,根本不管其他。 每一次重拾畫筆,總是在人生最過不去,內在火焰即將熄滅的時刻。 那時候的我,每天抱著畫本和畫筆,不停、不停地塗抹著。 像是要把內心的黑色煙霧全都吐出去,透過畫筆的色彩以及在紙張上塗抹的力度我才能漸漸感受到一點點平靜。那時候,文字根本來不及表達內心痛苦的萬分之一。 從前的男友曾經表示過,很希望我能為他創作點什麼出來。 沒想到,當我真正以他為藍本而創作時,竟如此痛苦! 這一點,羊說創作來由與Niki不謀而合。 1953,23歲年輕美麗的Nik精神崩潰住進了精神病院,治療師說繪畫能夠療癒心靈。就在那時,Niki展開了她藝術創作的路途。從此義無反顧,沒有退路。 Niki說:「我別無選擇,無須做決定,就成了藝術家!」 相較之下,我則顯得渺小與不堪。 我的一生,(截至目前為止)總是難以做決定,難以選擇。 我擁有一點文字的能力,也可以使用畫筆和顏料,對於表演也總懷抱夢想。 不要臉的想,Niki一開始也是學戲劇,也當過作家、演員和電影導演!呵呵… 而其實,憾人的藝術總是來自痛苦與磨難。越是巨大的折磨越能焠鍊出偉大的藝術家,就像Niki的集合藝術(Assemblage Art)產自她人生最黑暗的低潮期,我和九號看了,不約而同有種就要為此落淚哭泣的衝動。然而當時我們並不知道這系列作品的背景故事,卻已然深深感受到作品所蘊含的悲傷。 看了Niki的展覽後,突然有了一點勇氣把曾經困在墳場裡,懷抱沈重墓碑的我的作品端出來曬曬太陽。薩滿曾說,不讓內心的陰影曬太陽,便會滋養陰影使其壯大!我的困頓與痛苦並不比任何人高深,但身陷其中時濃稠的濫觴血漬總是自我心深處泊泊湧出,一直到伸出食指堵在心上的洞口才知道痛! 圓山診所的醫師為我診斷花精時,驚恐而同情地望著我:「妳很傷心嗎?」 護士小姐也驚恐而同情地望著我:「妳很傷心嗎?」 看到他們兩個誇張而戲劇化的表情,我竟然笑了:「還好吧,有嗎?」 我伸出食指堵在心上的洞口遏止血液流出,好像是痛的,是的,很痛吧?! 原來,診斷出的花是淌血之花Bleeding Heart。 醫師說:「不要再傷心了,妳的心破了很多洞,流滿了血……」 很少很少人會測到這朵花,從現在開始,妳要學著讓自己快樂才行! 我沒有被關在精神病院,也沒有嗑百憂解,當然也沒有綠油油的麻花讓我High。 我只是抱著畫本,抓著畫筆驅逐內心的鐵釘、尖刀與電鋸…… 愛本身並無害,至今我仍這麼深深相信著。 沒了愛,一個人也會失去靈魂和精神,那是一切的源頭。 但為何有時,愛,如此折騰? 畫作:小樹 音樂:Damiem Rice_9 Crimes 共有位訪客閱讀過本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