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心靈搞笑正能量是我的信仰。
幽自己的默是最高智慧的禪。
用畫畫熬煮一碗療癒的巫湯,
用影片編織夢境的快樂光芒。
  • 2693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4

    追蹤人氣

交換手機_2

小雪來到海邊的時候淚已經乾了。冬天的海像頭獸彰顯著她內在所有的翻攪,奇怪的是高漲後的碎裂、而至感知再度降落地面時,卻又溫柔平常。就像白樺樹總是能在大地撕裂、火山爆發、甚至核爆過後率先在受傷的土地冒出新芽一般。那是小雪的特質,外在的溫婉柔弱其實還藏著強大的自我療癒能量。 小雪喜歡樺樹細白的枝幹,像女人的軀體,並不是那麼無動於衷,只是需要更多的包容與瞭解。那麼,儘管在愛的路上被火山溶解、被核子炸得灰飛湮滅。一旦又愛上了,仍舊願意傻傻的、拼盡全力生長。可惜,樺樹太安靜不懂鋪張,能理解小雪的愛的,又有誰呢? 冬天的海承載著零星的浪人,巨浪也許會將他們吞噬帶往海的深處,但站上板頭的剎那世界變得安靜而美好。他們起起伏伏、或勝或敗,大海教會他們的人生哲學是…永遠相信。重浪拍打的疼痛和岸邊洗刷細沙的溫柔撫觸和愛情一樣,沒有永遠的絕對,只要還能相信,便會看見板頭前方的美好。 從海邊回到信義區時,小雪在CHT9100的即時新聞上看見藝人許瑋倫車禍身亡的消息。剎那間,小雪突然變得不確定了。死亡的界線太淺,殘酷與不公平隨時在上演,面對愛與恨,我們還能永遠相信嗎? 小雪不算是許瑋倫的忠實粉絲,知道這個藝人是因為看了她在偶像劇的演出。許瑋倫在戲劇裡面的表現總是讓人感覺獨立又堅強、笑臉燦爛。因為渴望擁有這份特質,小雪漸漸喜歡上她。就像大多數粉絲的心態一樣,偶像永遠提供他們一個嚮往。還沒和他分手的時候,一次在東區逛街迎面遇上許瑋倫,小雪質拗地硬是要上前討簽名,還被他笑幼稚、愚蠢。嚮往堅強獨立有什麼錯嗎?喜歡上一個在現實生活中毫不相識的藝人真的那麼幼稚愚蠢嗎?想到這裡,小雪忍不住又哭了起來。計程車司機好心遞面紙給她,她卻說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為了誰而哭泣。 失戀和喜歡的藝人過世,這一切對二十歲的小雪來說太難承受。 就算理由太薄弱蠢笨,她也不在乎。 更換手機號碼對Aki來說並不是那麼麻煩,msn聯絡清單上的五個好友就是她生活的全部。若是扣除已經封鎖的前男友,那麼,Aki的聯絡人就剩四個了。Aki坐在實踐校園的籃球場邊看著陌生的同學揮汗打球,陽光穿透她的黑墨鏡,晃動的人影有奇異的光點。是快樂和滿足吧?所以人們臉上的笑容竟然閃亮的叫她嫉妒。因為Aki知道她總是難以融入人群,新生訓練的時候有女生問她要不要一起去廁所和圖書館,她竟然問:「為什麼?」女人國的規則她永遠學不會也弄不懂。儘管身處繁華熱鬧,Aki卻諷刺地只能與網路彼端的老友交談。 Aki拿出手機登入msn,把小雪的號碼傳給四個老友。之後她就一直掛在線上沒有斷線,並不是因為花了950塊就可以無限上網的緣故,而是她掙扎著要不要把那個已經封鎖的人徹底刪除?她不想永遠躲避,你知道,躲避一個電腦螢幕上的「名字」很可笑。或者說,單只是一個「暱稱」在你的電腦或手機畫面裡出現或消失,噔噔噔的msn音效就可以叫你心碎發狂。因為你看見了,同時卻是看不見。因為你聽見了,同時卻永遠聽不見,那個名字真正的話語和他的面容。所以也不願意再見到他所傳來的文字,在小小的對話框裡。 有時候,人與人之間不再見面後,最深刻的聯繫就是這些微小的部分。Blog、MSN、Mail…那些隱約曖昧的聯繫總是叫人捨不得切斷,表面上理直氣壯地說是為了保有自己,無需為他人改變隱匿,其實是害怕自己從此徹底消失在對方的記憶裡。誰可以忍受自身的渺小微不足道?當我們緩慢地行走在世界的邊緣時,每一個指節輕打鍵盤所描述的景況都是一個小小的哭泣的音符,那麼渴望向世界發聲、那麼渴望孤獨的悲傷可以被聽見。 大三學長帥氣的一躍而起投入一顆三分球時,Aki也決定解除對前男友的封鎖。她右手夾煙,左手按壓鍵盤,一字一句清楚地傳送著徹底切斷的決心。 「對不起,請原諒我的沒品。這聲再見後,我就要把你刪除了」 「一定要做的這麼絕嗎…難道我們不能成為朋友嗎?」 「現在的我做不到」 「恨我嗎?」 「很恨!所以我不想輸」 「是我對不起你…但我也很難過」 「因為不想就這樣被打敗,所以我一定會堅強起來,我在未來的那頭等你 有一天,我會笑著站在你面前!」 「那她呢?我無所謂,你儘管恨我,可是你們畢竟是認識了五年的好朋友…」 「那樣的朋友,我再也不想要了!請你們不要期待我像個聖人說沒關係好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是不是都無所謂了,怎麼樣都無所謂了,也許我會墮落、也許我會很快樂,也許我會死掉…但是怎麼樣都無所謂,也跟你沒關係了!再見了!」 敲下最後一個字後,Aki就按下刪除鍵。 msn的聯絡清單裡,從此再也沒有那個叫她心痛的暱稱了。 實踐的校貓,橘黃色虎斑的,在Aki身邊睡得好熟。Aki輕輕撫摸著虎斑貓的背椎,牠就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Aki感覺到被支持、被守護。等到Aki被籃球重重地打痛時,她才發現濕透的臉不只是因為淚水,晴朗的天也已下起大雨!大三的學長沒有過來撿球。只是粗魯的喊了一聲:「把球丟過來!」Aki氣得說不出話,也不能動作,四肢僵硬的像木乃伊。 學長終於發火,對Aki 大喊:「都下雨了,妳要哭到什麼時候?!」 Aki 喘著氣,把球撿起來,一股衝動把她帶到籃下擦板進了一顆兩分球。大雨中,手機傳來Aki自設的鈴聲…藍鞋子,她沒有接,因為她知道那是誰打來的,也知道會是哪個雞婆的老友把小雪的號碼給出去的! 大雨過後,籃球場上的天空出現一道美麗的彩虹,Aki濕透的身體很冷,拍打著籃球的手很熱,而臉上的淚已經不見了… ………To Be Continue Foto By 小樹 Music By 鄧麗欣_藍鞋子 共有位訪客閱讀過本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