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心靈搞笑正能量是我的信仰。
幽自己的默是最高智慧的禪。
用畫畫熬煮一碗療癒的巫湯,
用影片編織夢境的快樂光芒。
  • 2693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4

    追蹤人氣

One Way十三歲*張雨生_告訴我親愛的

=================================================== 我把襪子都走濕了,忠孝東路的陽光很暖, 路人我一個也不認識,何況我才十三歲。 週末余光主持的西洋歌曲節目,閃亮的節奏我一定看。 遇見喜歡的歌,就把它們的歌詞一首一首、一字一字地抄在筆記本裡。 可是我的心仍然感覺疼痛,髮禁到我們這一代終於結束,舞禁卻像安非他命般被管束。爸爸透過了誰誰誰才把我轉走,於是我從一所明星國中轉到另一所明星國中,而我只不過是和胖迪去跳了一場舞。 後來我才知道,我之所以可以轉學,是因為借用了余光的戶籍地址。那時起,每到週末我便巴巴地守著電視,以為他總有一天會在節目上撥著我最喜歡的歌兒,然後向全國觀眾說出一個十三歲少女,因為一場舞會而被教官天天叫去罰站的悲慘故事。期待的落空,不知道可以跟誰去說。 SOHO和NASA兩家舞廳都有一樣的煙味,是我們這一群被新舊派卡在中間的少年留下的,那裡面還混合著我們無名悲壯的乾冰味。時間巨大地滾動,被捲著往前去的我們,以為那之後會有比張雨生的歌聲更為嘹亮的夢境。但當時的我們只懂得在放慢歌時交換舞伴,只會把信紙折成各種奇形怪狀向愛慕已久的人傳遞字跡。我們學愛的過程就像學唱那些英文歌,一路靠字典釋義。 後來沒多久,IR的帥哥吧台出了一場車禍,整個臉骨破碎變形。那之前我總喜歡坐在吧台前看著他的臉和他說話,沒什麼男女情愛的心思。就單純喜歡看著他。一杯一百零五塊的海藍色飲料,是我省了一個禮拜的零用錢湊來的。水藍色的甜味和著帥哥吧台的純真笑容伴我度過多少個有陽光的週末午後。那些個海藍色的飲料如今卻成了他眼底唯一的色彩。我再沒有勇氣對著他的臉說話,除了他調酒的姿勢,一切都不再是從前的他了。而我竟然擠不出一句安慰的話,歉疚在心底發酵成一個大肉包子,吞也吞不下,把胃墊的好沈好撐。帥哥吧台能懂嗎,我不敢要他原諒,但我真的以為,一旦給了安慰就等於告訴他,你已失去你的臉。 我,做不到… 青春似乎從這裡開始磨損了。可滿街都是張雨生,那麼勵志。 漸漸地我在Never gonna give u up和Love in the first degree裡找到舞動青春的節奏,爸媽老師不會懂,成堆的考卷和被藤條打腫的手心背後,我們是如何靠這些甜美的八零舞曲拾對生命的信仰。渾身汗濕的氣味是怎樣洗滌了不被肯定的挫折。伊能靜複製了瑪丹娜的歌,用我們能懂得文字唱出懵懂的反叛。是台還是洋不重要,吶喊是相同的。求求你了,爸爸,別再說教!是不是我們都非得穿上北一建中的制服才能擁有向世界炫耀的光彩呢?我莫名的為那些旋律活潑振奮人心的歌曲落淚。漆黑的舞廳有七彩霓虹,我的考卷卻是滿江紅…… 不知過了多久,MTV裡不再有那個男孩的蹤影。不管是舞廳還是MTV我都是為了能碰見他才去的。那時候的我們沒有手機沒有E-Mail,所謂失去聯絡就代表著失去聯絡。在那之前,我們永遠都可以在公園裡見著。怎麼長大之後一切都變得困難了?成熟就代表男孩永遠不會再跑到我家樓下大叫我的名字,約我去打躲避球、過五關…十二歲和十三歲之間到底從哪一天算起,我錯過了什麼,該怎麼做才能把昨天找回來?我只想好好跟你說句話。 等待偶遇的我,不知一個人在MTV裡看了多少電影。懂得看金馬影展之後才知道,天使之歌裡的天使就是艾曼扭琵雅。末路狂花的導演後來有了很高的名聲和成就,Angel Heart的導演就是鼎鼎大名的Alan Parker。但,親愛的告訴我…這一切又有什麼重要?天那麼暖,忠孝東路還不懂塞車,好像昨天我和你才在民生國中的游泳池畔一起度過週末。你被太陽曬紅的背,巧克力般的膚色就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可為什麼我從來都沒想過要去你家,你的信箱地址是幾號幾樓呢?是不是到老我們都不會再見面了?我還不懂什麼是真假音的轉換,但我多麼渴望張大了嘴就有張雨生的高音好讓我盡情嘶吼,奔馳我孤單的十三歲。 某個失眠的夜晚姊姊給了我一首三毛寫的歌詞,齊豫唱的。歌詞裡面說:「媽媽,別以為那不是真的!」是的,請不要因為年輕,就以為我們的悲傷不是真的…如果這一切都不是真的,那麼,告訴我親愛的,眼淚還有另一種滋味嗎?漫長的夜,是不是從此就無盡頭了? 隔天上課時,我把筆記本裡張雨生那首「告訴我親愛的」歌詞撕下來,就折了最簡單的菱形。於是,那天晚上我回到民生國小,在長長的走廊底把歌詞交給了你,你不高,又回到了小六的模樣。夢沒有醒,菱形信紙送不出去。我張大了嘴唱不出半點聲音,就哭著看你消失在走廊底。你同我一樣沈默,說不出那是什麼滋味,或許不是愛情,難以形容的一切捉摸不出任何形體。事到如今,那種難受想起了仍找不到你家信箱向你解釋。鼻尖給棉被壓得紮紮實實透不到半點氣,就悶著哭也回不去那年夏天。 告訴我親愛的,告訴我別沈默…校園裡滿牆綠色的藤蔓是不是也繞在你的手臂、花開在你的掌心?告訴我親愛的、告訴我別退怯…… 像夢一樣,男孩終於又出現在One Way,我不知道到底該回包廂看片,還是在狹窄的走廊目送他的背影。他對我笑笑,牙齒還是那麼白,那麼可愛。但漆黑的包廂裡,我不能看片只能哭泣,他的背影拉的好長、他的眼睛藏在墨鏡裡,而我依然是當初的矮冬瓜。About last night是黛咪摩爾的經典成名作可是我一幕都記不得,只能傻傻的哭著,哭著。中央公的大時鐘,那個大夥每天約定見面的地標物在十年後才被敲掉,可是十二歲的夏天早就回不去了。我也不會再把頭髮剪得像男生一樣短,一切都不會再重來了…告訴我親愛的,告訴我別沈默…公園裡五指山下的告白是不是你的承諾? 最後一次我把MTV附送的冰可樂都喝光,走出大門後天空出奇的藍。男孩就在門口抽著Marlboro香菸等我,白色短袖的Polo衫露出他巧克力般的膚色。那是我第一次懂得心痛,我彷彿懂得了什麼,卻又什麼都不能懂。 過了許久,男孩終於開口卻是向我道謝,因為之前他曾拜託我賣舞票。我沒有告訴他,其實我是跟同學借錢,他的舞票我全收在抽屜了。男孩也沒有跟我要新家的電話號碼,只是一臉酷酷的說:「就我最有義氣,拜託那麼多的朋友,就我一個幫他全部賣完…」 男孩又抽了一根煙,細長的煙霧飄向藍天後消失不見,哽在喉嚨的話一句也說不出口。該說什麼才能安慰因為父親事業作垮而自卑的他、該做什麼我們之間才不會繼續陌生和尷尬?如果時光能重來,我們能不能有更好的收場?男孩轉身離去時,冰塊還在我口中喀拉喀拉地響,像青春的雜音,喀拉喀拉地敲碎著心底的某一塊。也許僅是不被察覺的一小塊,卻再也不能完整了。 我顫抖著身子低頭看男孩留下的煙蒂,那細弱的煙絲就是他留給我最後的溫度和味道了。明年這個時候,我會變成十四歲,男孩會長成十五,等我到了十七,我要把這一切都寫成歌。但我再也不會去民生國中游泳、也不會再回中央公園打躲避球了。忠孝東路的天空好藍好藍,IR的帥哥吧台離職有一段時間了,我就這麼憋著氣走路去搭公車。昨天被國文老師用藤條打過的掌心還熱辣的痛著,眼淚卻是新的,從這一站開始一直到回家…… =================================================== 告訴我親愛的 作詞/劉瑞瑗  作曲/商德勉  演唱/張雨生 期待了很久 想要回到久別的故鄉 凝視浮雲 想起我倆的愛情 遠走的我 像秋天的落葉被風吹著 隨風飄盪 不知心在何方 告訴我親愛的 告訴我是否愛我 告訴我別退卻 告訴我你的承諾 當我離開你 沈默是離別僅有的言語 黑暗之中 我陷入深深的迷惑 凝視著你 眼睛閃過奇異的笑容 懷疑自己是否真正擁有 告訴我親愛的 告訴我是否愛我 告訴我別退卻 告訴我你是我僅有的守候者 你 你將會等待 等待我的歸來 Foto by 小樹 Music by 張雨生 天天想你_告訴我親愛的 共有位訪客閱讀過本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