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心靈搞笑正能量是我的信仰。
幽自己的默是最高智慧的禪。
用畫畫熬煮一碗療癒的巫湯,
用影片編織夢境的快樂光芒。
  • 2693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4

    追蹤人氣

有你的地方2*黃嘉千_夢中的婚禮

================================================== 可能是因為太過恐懼,所以聽見恐怖的高音電頻後雲大病了一場。 就在前一晚,雲在夢中看見古老而龐大的戰鬥機佈滿天際。 又是一個徵兆嗎?人和動物一樣,接近死亡的時候總會有那麼點明白…… 高燒不退的幾個夜晚,雲迷迷糊糊的想起那個關於戰爭的夢境。 那些戰鬥機和自己一樣,竟是那麼的古老而奇形怪狀。好像她在面對這個人界時總是顯得尷尬而疏離,想隱匿卻無處可藏。 當雲在急診室看見男人心疼她的笑臉時,她最著急的竟是怎麼忍住不哭泣。到了這個時候她才發現,自己不只是得了〝失語症〞而已。不懂表達,害怕表達的病況已經到了連最真的本能都想藏匿起來。深怕哭泣會讓人覺得軟弱難照顧,所以這些年來雲訓練自己怎麼難受都不要顯得無助,就怕自己會再次被遺棄。但雲卻沒能明白假裝的堅強令她失語。 男人沒有一絲煩躁,只是沈穩不亂地給她一個燦爛的笑臉, 好像在說:「沒事兒,有我在呢,妳乖乖的,馬上就會好起來喔……」 可是雲卻牛頭不對馬嘴的說了:「對不起!」 雲真心覺得抱歉,卻沒辦法好好說聲:「有你在,我覺得好安心,謝謝你。」 言語的表達對雲來說太困難了,她只好露出笑臉,那裡面有說不盡的愛,只是,男人明白嗎?越是擔心,她越是笑得傻。 男人靜靜地守在雲身邊,除了耍寶逗她開心,還緊緊握著她因高燒而發燙的手一直沒放開。雲努力的呼吸著,試圖保持清醒好跟上帝對話,雖然她並不清楚上帝是否真實存在,但此刻她願意用一切力量來禱告只求老天讓她繼續待著,待在這個她深愛的男人身旁。哪怕,再多個兩三年…不,不止,她渴求且恐懼著不要只是兩三年,可不可以是更久更久?只要在男人離開這世界後的那天她便甘願立即暴斃。如此,男人在這個世界的每一天她都可以用心守護著。 深夜的急診室裡閃著清白的燈,還有男人細微的鼾聲。她努力伸手往前,只為了摸摸他的髮就花掉她所有力氣。當雲的手指終於觸碰到男人時,男人像是因為安心而停止打鼾。剎那間,雲再也忍不住把淚流了滿臉,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給他什麼了?以前她可以花掉所有積蓄只為了給心愛男人一個〝家〞。現在她連一個健康的自己都給不起,物質和肉體上的貧乏讓雲失去相信的勇氣。她沒有花園洋房,只有少女外殼的假象。什麼時候,她才能適切地說愛?雲不懂為什麼就獨獨她一個無法在最關鍵的時刻說出溫軟的愛語?解開喉頭鎖印的鑰匙會在哪裡?雲哭著沒有答案。
病癒後,男人帶著雲一路往南去。到了最南端,天空出現了冬日難得出現的藍,雲朵厚重大塊的像核爆般壯觀。海面金光閃閃充滿著不可思議的力量,雲坐在岸邊靜靜地聆聽海的聲響,一波波的浪潮像藥不斷沖刷著雲被淤泥阻塞的喉頭。好像在要不久她就可以向海神要回她失去的聲音,只是那時,她會變成只能活在海底的人魚嗎?幸福在雲心裡混合著莫名的恐懼。 透過望遠鏡頭,雲看見男人踏上板子乘浪而起。那道浪在她心裡,是與他一起的。那一刻愛在她心裡多麼無敵,好像只要傻傻的相信,他們就可以乘風破浪出發到新的方向。更不論她是不是可以靠自己痊癒,在最適切的時候說出通關的愛語。 雲穩住相機按下快門,畫面停駐在心底,雲再次告訴自己:「我不離開,我不會離開有你的地方……」如果可以,雲希望自己除了花園洋房,還可以給他一張充滿能量的網,在夢裡捕捉所有流失的想像。
那天夜裡他們在海邊小屋舒緩地喝著酒,冰涼酸甜的汁液暖活了身體也熱燙了心。男人把遙遠未來退休後的希臘夢又給說了一遍,只是這次的版本裡有她,他要牽著她的一手一起出發到新的方向。雲還記得不久之前男人曾發出警訊,提醒她不要對未來抱希望,畢竟他這一生從來都只想孤老一人。雲想哭,卻笑了。 不知道哪來的力量讓她可以止住就要潰堤的淚,她知道這回她仍過不了關,說不出適切的愛語,所以她要努力給他一個充滿幸福的笑臉。那一刻雲終於明白,她寧可作一個沈默的傻子,也不要換回聲音沒入海底。 男人摸摸她的頭笑說:「現在妳的笑裡有幸福,從前只有傻…」 雲呆住半晌說不出話來。為什麼?為什麼男人就可以直接穿透她的心,聽見她藏在喉頭深井的話語?如果這一切都是童話故事,雲可以大膽的編造著,那是因為愛。男人也許沒有特異功能,但唯獨對她,他可以讀心。他對她的用心是從來不勉強她談遠說近,只是在她沒注意的時候,悄悄地讀著她的心。當雲感到不安或表達困難時,男人就會給她一個笑或吻,或說出雲心底的字句……
雲織出的網在夢境揭示真義,她清楚看見男人在夢裡交給她一把鑰匙。雲毫無困難地向前走去,用鑰匙打開了厚重的門。大門伊呀地發出古老沈重的聲響,刺眼的光線從門裡透進來。當雲適應了光線再睜開眼時看見的竟是另一個自己! 門的另一邊是一望無際的小白雛菊,那裡有最原始的自己,一身赤裸朝著她燦笑。雲向那萬丈光芒走去,與另一個自己接近,緊緊擁抱在一起。那時雲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舒暢,同時意識到自己是在夢裡。當雲意識到這是一場夢境的時候,她本能地伸出手來察看,試圖維持巫術訓練的步驟,在清醒的夢裡為了維持夢的存在,第一步就是看著自己的手,並維持住影像。 然而,雲除了穩固住自己的手還看見一另雙手向他展開。雲抬頭不需謹慎辨認就知道,是男人在向她召喚。於是雲便安心地將手交給他,兩人一同往光亮走去。儘管在夢裡,男人的手心依然溫暖不曾變改。 雲終於明白,或許此刻她給不起花園洋房、嘹亮歌唱…她所能給的,就是打開心房,安心地待在有他的地方。如此他們便能乘著浪,一起解開所有的鎖,所有的咒,往前到新的方向。那時言語將不再能阻隔他們任何,因為他們可以毫無困難地讀取彼此心裡的字句。 夢醒後,雲聽見海的聲音。 他和她緊緊的手牽手,從夢境到真實不曾放開……… =================================================== 黃嘉千_夢中的婚禮 歌詞 曾經你在我心中像風一樣輕 好像模糊的遠景 曾經我在你心中像天邊雲 彷彿若即又若離 是緣份讓我們連在一起 從陌生到熟悉 從瞭解到衍生默契 直到那一刻來臨 盼琴聲輕輕響起 這是女人一生的等待 為你添妝 為你理衣 我願為你一生一世美麗 你可願意為我收拾遊心  我甘心就你而塵埃落地 在感動中決堤 幾分喜 幾分憂 幾分期許 在彼此沈默牽繫 我要和你共享夢境 在未來共擁愛的心情 共有位訪客閱讀過本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