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心靈搞笑正能量是我的信仰。
幽自己的默是最高智慧的禪。
用畫畫熬煮一碗療癒的巫湯,
用影片編織夢境的快樂光芒。
  • 2693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4

    追蹤人氣

大學生了沒



和原本的九號現改為啾(我自己幫人家改的,噗~)約好在捷運站出口碰面,她帶我去搭校車,並將磨損的舊舊的時刻表送給我。我好開心,彷彿談戀愛那樣激動,我們這就要往大學去。

 

 好天氣加上牛仔褲,手裡抱著書,耳朵塞著耳機,這曾是我的幻想。但當時我狂傲地選擇放棄,還很不要臉的誇下海口說:「我要成為低學歷的傳奇!」也算是一種幸運吧,一直以來我所做的一切都用不上文憑、學歷這種東西,所以我也很脫離世俗的不知道那張紙到底要拿來做什麼用?

 

當編劇的時候,曾與一群皆是戲劇系的大學生和碩士生合作過。會議後,大家相認的開心,聊著你是哪一屆、誰是學長、誰又跟大寶哥(戴立忍)很熟,我完全插不上話,最後一個編劇問我:「誒,那妳是哪一屆,哪個大學?也是戲劇係的嗎?」「喔,沒有,我國中畢業啦!」大家把那當成一個笑話,還搞笑的說:「對啦,妳國中畢業,但妳有才華!」

 

也不是這樣,其實我對大學生活是嚮往的。不論是奔跑在校園裡趕上課、討論教授如何機車、擁擠的小宿舍,聚集著一群煙鬼,狂傲地說著未來。迷戀學長、以及當時認為成熟的大學生之戀。瘦高個的痞子男彈吉他唱情歌、擔憂被當、畢不了業……這些全部,還有所有我未能想得到的種種,我都嚮往。

 

但我的青春多舛。我總是不小心就成為箭靶,這是我的天命!有幾年做廣告監製的生涯中,每次做拍攝進度表都不忘要附註一條「如遇天候或〝不可抗拒〞之因素時,則交片日期順延。」我都覺得,那〝不可抗拒〞之因素分明在附註我的青春多舛。

 

現在回想起來倒不是我跩,鋒芒太露,或者做人機車…根本上,究竟的究竟是我與這個世界無法相融。這要到很久很久以後我開始修行才恍然大悟。也是笨。我那種笨的不知如何與人相處的厲害,足可以當靛藍小孩衰人衰事代表。

 


(註:靛藍小孩就是新時代說的,一種新小孩,他們往往有某方面的優異天賦,卻很難社會化,容易被誤解。欲知詳情,請自行搜索相關文章或書籍)

 

舉例來說。小時候談戀愛都嘛任性揮霍,不知天高地厚。但聰明人裝腔作勢總要有一點,可我哪知道。和男友分手後,他每天買醉把自己丟進啤酒泡泡裡,最後去開刀說胃穿孔。在KTV裡抓著另一個女生的手哭喊我名字。

 

我沒有哭,成天笑嘻嘻。我的理由是…難過要回家去難過,在眾人前表演難過分明就在說:「你瞧,他是壞人,就是他把我害的這麼慘!」所以我堅持笑嘻嘻。結果我被判為「無情冷血變態壞女人!」而買醉癡情男成了所有女生同情與照顧的對象。我被孤立了,完全沒有朋友,有也出國或被退學了。好衰。

 

住在學校附近的老伯伯,國寶級偉大的國劇老師,沒有被尊重和善待。我當時就懂了做國寶未必能像茂伯一樣幸運,他窩在幾坪大的小房間,與頂天高的書相伴。老師懂易經,為我卜卦告訴我:「妳得去念大學,那會改變妳的一生。不要在意別人對妳的看法,也不要為他們如何待妳而難過,聽老師的,去唸書,妳會有成就,否則…妳這一生會很辛苦,懂嗎?」

 

我不想懂,我義憤填膺,一心想做讓全世界懊悔的、看走眼的「低學歷傳奇~」有夠勇!(其實是智障好嗎?!)我只知道我不想藉著保送考去念那個每天都要唱「蘇三離了洪通縣,將身來在大街前,未曾開言我心好慘…」這種。我沒有要當郭小莊。

 

我有電影夢,哪怕當時我對電影其實一知半解。清冷的黃昏,台北天空的魔幻時刻,瞬息萬變卻只有短短三十分鐘。我獨自搭車往電影資料館,按著筆記一一細讀那些經典名片,似懂非懂,就像人生,光影層疊偶有美好,喃喃自語悲傷靠香菸一塊燃燒。

 

綠光、水中之刀、去年在馬倫巴、日以作夜、吸血鬼、我倆沒有明天…大師們註解我的青春,苦悶難懂,象徵或隱喻、轉借和符號那能怎樣?我想,我要寫出個撼動人心的故事,告訴這個世界,別傷害人,大家要好好相處,好嗎?

 

有時候我會夢見又回到高中,要考試我沒念。我穿著校服,找不到能去學校的公車站牌,怎樣都找不到。或著,在學校裡,同學嬉鬧好開心,但我一陣茫然…「我不是畢業了嗎?對啊,那我為何在這裡?啊,對啊,我畢業了,我不用再害怕了。」我在夢中穿著高校制服告訴自己:「不用再害怕了,沒人會傷害妳了。」

 

去年周圍許多好友紛紛回到校園,有人回補遺失的青春片段,有人進修專業衝刺將來。當然,他們會邀請我,要不要一起來。「我其實又愛又怕」。但我早就長大了,現在的我如果被孤立並不覺得世界末日,人聚人散沒有什麼恆常不變,有修行有領悟,多痛也是呼吸之間歸為當下。

 

那就來啊,青春的空洞有光在召喚我。像滿月的海面,漲潮時海水引我弄濕腳裸,細沙溫柔地滲透到每個趾縫間,那裡面既潮濕又柔軟應該沒有傷害。但我早就失去太多,固執讓我像掉了奶嘴的小孩,嫉妒嘴裡發出啾啾聲的孩子,只好瞪大眼睛死也不肯往前走一步。

 

啊,我終究是遇見了天使。在我的生命中,遺失了很多美好之後,開始遇見了各式各樣的天使。九號(啾或是韭)也是我的天使。她引領我到校園上課,「先體驗一下,反正兩個月的課程,說不定妳會覺得之後想來考正式的學校…」

 

是關於文化創意產業的課程,安排的很有趣,我就去了。我們相約在捷運站,下課後相約在校門口。和她的同學一起聊天說笑,等待校車,夜風微涼,球場上斷續的籃球拍打聲、學生們交談的嘻笑聲…隱隱約約像電影的蒙太奇,回溯或錯置,使我們有了不同的人生。在另一度空間中,我們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生活方式。在另外一個生命中,我和啾相約一起考上大學,討論著學校的拍片事宜,未來,我們也會為某個學長癡迷痛苦…我們不再害怕,因為青春無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