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心靈搞笑正能量是我的信仰。
幽自己的默是最高智慧的禪。
用畫畫熬煮一碗療癒的巫湯,
用影片編織夢境的快樂光芒。
  • 2693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4

    追蹤人氣

來不及說

臉回正 好多事情來不及寫就過去了,這一秒鐘的我和下一秒鐘的我已然不同, 人的一生,如果活得夠長,每十二年會完全更新一次。最近接連著聽到朋友說: 「咦…小樹,你的面像變了。」 「呃!是變胖了嗎?」我很緊張。 「不是…是,是…變溫和、變慈悲了。這對修行來說很好, 可是我不確定對仍必需要在激烈職場競爭的你是否也好?」 我不知道被自己的客戶這麼說,到底好不好?但反正他還是給我案子了, 在這裡,我要說一聲:謝謝老闆~ 我後來有仔細照鏡子,發現顏面神經麻痺時留下歪嘴的後遺症,真的好多了!哈哈!原來我不是天生歪嘴、原來歪掉還可以正回來!我趕快大叫我老媽、老姐來看看,免得將來被誤會去整型啊~ 男友說:「不憂鬱了,剛認識妳的時候,覺得妳的臉好悲傷。」 媽媽說:「嗯,我也覺得變好很多喔!」 上星期瑜伽課,老師說可以挑一張自己喜歡的佛像、或聖者的像,每天觀、觀進聖者的眼中…每天練習,你會發現自己的面像有了改變。 我想…想不出來要挑什麼樣的像。 本來想觀古儒吉,但古儒吉大師是男性耶,會不會觀久了像男生?! 然後想說還是觀—觀音媽好了,但是…我實在無法對一張唐卡認真! 這個臉更美、眼神更慈悲的願望只能暫時擱置。 希望大家可以提供我面目慈善美麗的聖者照片:) 雙盤黑青腿 過去我經常忽視自己的身體,學習瑜伽後才後悔我的昏沈度日、漫不經心。 國中兩次腳踝韌帶受傷讓我始終無法雙盤,腳筋感覺會爆裂! 拍再見阿郎時,因為和美雪姐一場追逐打鬧的戲讓我摔斷了右腳中指。當時醫生說:「因為骨頭接點癒合的不好,你又沒有經常按摩,所以以後都不會彎了。沒關係啊,反正人走路用不到腳指頭!直直的也沒關係啊!」 於是我也傻傻的相信,應該沒有多大影響,但現在我想說:「要是真的都沒關係,人又何必生出〝腳指頭〞這種東西呢!」請大家要相信,人身上的每樣東西、器官…一定都有他存在的價值,少了任何一樣絕對會帶來麻煩。不管是瑜伽的體位法也好,甚至是找東西時蹲太久,腳趾都會痛到你哭爹喊媽!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自己的身體。真的! 累積了將近兩年的靜坐習慣後,我終於也可以雙盤了。 原來,按部就班、持續不間斷就是這個道理。 原來,修行慢慢來就會看見花果。 雖然,我的雙盤還醜醜的、不甚完美, 雖然,我的雙盤也頂多只能撐個3-40分, 但是,這一路以來,我所獲得的又何止是雙盤這個終極體位法呢? 靜坐是一切修行的起點,也是一切修行的終極修練。 靜坐使我的人生變得幸福且快樂, 它也讓我看見,任何法門若缺少靜坐內化的功夫終將如油浮水,兩不相依。 老師說:「靜坐就是靜靜坐著沒事做。」我覺得好美。 感謝地付出 我找到了一種對付客戶的法寶,就是快樂地、感謝地付出。像對待伙伴、同修。 因為我知道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絕對不能沒錢!所以我終於可以快樂地拍片,好片爛片、錢多錢少都不那麼重要了。不過是一場遊戲,專業要堅持、快樂也要維持。 我們恰如其份地扮演各自的角色,如果你機車我,我就同情你,或者當你像夜間吸血的蚊子,嗡嗡吵著但天明就離去。 而且我的理想也要靠金錢來實踐,我日益發胖的肚子也要靠錢買食物! 我感謝賺錢的機會,我感謝我還能夠付出。我真心地感謝我還能夠出賣腦力、體力。尤其見著世事的無常、見著親人、師長的病苦。我就能夠感謝,感謝我四肢健全、口齒清晰。所以,在我爆肝的範圍內,我都心存感激並且快樂地付出辛勞。 可愛的夏天 「擴大療癒」,觀音上師親自傳下來的療癒法門,應該會是我在今年夏天欲修習與傳遞的法門。偶然間在網路上細讀著關於它的文字,心輪竟感到明顯的震動與溫暖。薰衣草的紫鋪滿房間,我循著莫名熟悉的鼻酸在心裡答著,觀音媽媽,我來了…我回來了。當我準備好的時候,我要帶著許多可愛的朋友一起奔向海邊小鎮,傳遞您所親傳的法門。 還是會心痛 才一歲多的蔓蔓走了,牠剛來的時候,我總說:「我不喜歡你、我不可能喜歡你…」家裡已經五隻貓貓了,蔓蔓的花色要屬貓咪裡最雜、最醜的那種黑黃咖啡等交錯的,走在路上也很難辨認誰是誰那種。蔓蔓的身體非常虛弱,每天掛著鼻涕像個醜孩子,最糟的是…醫生說:「蔓蔓還沒斷奶就遭母貓遺棄,冬天低溫大雨淋了一夜,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牠可能養不大…」看著這又黑又醜的小鬼,我打定主意:「我絕不要喜歡你!」 蔓蔓彷彿阿嬤的孩子,巴掌大的牠就算掛著鼻涕、老噴嚏、咳嗽一起來,跑起來也是飛快,阿嬤走幾步,牠就噗嚨噗嚨地奔去,緊跟著。阿嬤出門總提著小籃子帶上牠,二姊為牠做的小裙子使牠看起來像馬戲團的小猴子,當牠懂得牠受到全家人疼愛時,牠會發出驕傲的耶耶聲。阿公怕牠夭折總要餵牠營養補充品,蔓蔓討厭那味道,就用力地耶耶叫著,在罵人。「這小鬼到底在驕傲什麼啊?我才不要喜歡你咧!」那天下午全家就我一個人在,我仔細的看著睡在阿嬤畫桌上的牠,真的是一隻又黑又小又臭的老鼠呀!我不知道蔓蔓可愛在哪裡?怎麼全家著魔似的愛著牠?比起我女兒QQ,蔓蔓簡直就是乞丐兒臭腳ㄚ!蔓蔓醒了,看著我,用牠嬰兒的藍眼睛望著我,然後,伸手,摸摸我的臉。而且,還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挨過來,用牠粗粗的舌頭,親吻著我的鼻子、眼睛、額頭…… 我沒有說錯,也沒有擬人化,蔓蔓牠的確是摸我的臉、親吻著我的眼…… 我把牠抱起來,用鼻子蹭著牠的,說:「你幹嘛?我又沒有說要喜歡你!」 蔓、蔓蔓、蔓子、蔓子有呦~蔓ㄋㄟ~ 後來,我就幫牠取了很多名字。牠偶爾會來找我撒嬌,當我抱牠,牠就會親我。當我悲傷,牠便安靜地陪著我。當牠快樂,就和QQ奔來奔去,當我出門,牠們兩個小女生就哭著追下樓,當我回家,牠們兩就會出來迎接。牠是我們家的一份子。牠知道。 夏天家裡總會有來作客的老蟾,趕也趕不走。阿嬤說,老蟾每到夏天就要來避暑,泡泡小水塘。每個貓孩子都吃過老蟾的虧,都明白老蟾不會是玩具。終於輪到蔓蔓,在半夜抽筋、口吐白沫。那次之後,蔓蔓知道,老蟾是客,會噴毒氣讓他難受又死不了的怪伯伯,所以願意並肩吃飯喝水,但不再玩他! 蔓蔓變胖、變大隻,在發情前結扎。蔓蔓還是會愛男生。來往家裡幾年的大黃貓,由第一代霸王東東應戰幾年後,如今老了,會打著哈欠看大黃貓囂張地猛啃我家的貓食。後來第二代硬漢咖啡,到現在還是會追打大黃貓,無奈咖啡也老了,總是吃敗仗。大黃貓來,蔓蔓就用愛慕和好奇的眼神看牠,好像非常欣賞。如果咖啡抓狂要追殺,蔓蔓就耶耶地罵人,罵咖啡小氣。這孩子,吃裡扒外,做善事餵食野貓是我們人類的事,你耶什麼耶?可是當我需要,蔓蔓一定會猛親我,牠無條件地愛著我們家的每一個人。牠穿著小裙子的時候仍像隻馬戲團猴子。牠是個寶貝,心思沒有一點邪惡,我們家每個人也都無條件地愛著牠。「蔓耶…我愛妳!」 蔓蔓感冒很平常,牠始終是個鼻涕妹。 可是那天晚上,牠硬要跟我睡,我擔心QQ會吃醋,可是也不忍心趕牠走。半夜,蔓蔓吐得很厲害,接連看了幾次醫生只有越來越嚴重。兩天多的時間,蔓蔓就走了。可是在那之前,我還在陽台上拍下蔓蔓拉大便、還臭臉不想給我拍的樣子。可是蔓蔓感冒不是很平常嗎?而且,牠不是很胖了嗎?前陣子阿嬤還說,總以為養不活的孩子,沒想到現在這麼健康!可是蔓蔓的確走了。 很多事,還來不及寫,就經過了。 四舅舅之後、四舅媽也過逝了。 林阿姨好不容易穩定後,癌症又再度復發。 高叔叔在大陸還經常邀爸媽東逛西看,每天笑嘻嘻的喝茶聊天。 以為只是受不了北京難吃的食物才厭食,結果卻是大腸癌…末期。 很久沒有看澎哥上線,還在想這小子跑哪去的時候,才知道他在四月份時往生了。 可是,問題是,前陣子澎哥才提供了我好些劇本資料。 我甚至清楚的記得,高中休學那年,我們一起到彷彿破廟的班導師家。 當時班導問我們兩幾歲?我說17……班導笑笑說:「還小,還可以再揮霍個幾年,不怕。」我甚至還聽見澎哥那沙啞的笑聲,冬天陽明山冷得要死,他竟然還敢穿短褲、紅球鞋!我們約好在北美館的咖啡廳,沒手機的年代他可以遲到兩小時還笑嘻嘻地出現,問我要不要出來抽根煙? 奇怪,蔓蔓明明很健康的,生病不也要幾經折磨嗎?怎麼兩天的時間牠就走了? 很多事,還來不及寫,也就不知道該寫什麼了。 我其實很愛蔓蔓,她是我的寶貝! 我其實很氣同學沒通知我澎哥離去、爾後出賓一樣完全不知情。 但畢竟澎哥就是走了,我還捨不得刪掉他的MSN。 前陣子瑜伽老師給了我們一個功課---「將今年剩下的幾個月,當作你此生最後的時光來過。」那之後,我很少悲傷,也很少猶豫。雖然想起蔓蔓還是會哭,可是人生這樣無常,世事這樣翻轉無情,我已經沒有時間了。我所擁有的時間遠比我以為的少得多! 我想起我的好朋友,立誠,希望此刻他也能快樂,沒有掙扎、沒有遲疑。我們都沒有時間了。現在就快樂,不為什麼的快樂。現在就去做,不管危險不怕失敗的去做。因為,我們還有一口氣,還散發著體溫,還可以去愛。我總覺得明天就要死去,所以我更要去愛。我醒來,總是先謝謝觀音媽媽,又多給我一天實現夢想。 原來…19歲那年,我就說出了最簡單的夢想:「幸福與快樂」。所以,哪怕遙不可及,哪怕這世界這麼多的悲傷難以徹底療癒,就快樂吧!即使我也很脆弱,但我不停止畫畫了,不停止書寫,還想存錢去四風學巫。哪怕…我的修行薄弱的會為了一隻醜小貓的死而折騰的無法呼吸。我想,是因為活著的本身就是一種愛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