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心靈搞笑正能量是我的信仰。
幽自己的默是最高智慧的禪。
用畫畫熬煮一碗療癒的巫湯,
用影片編織夢境的快樂光芒。
  • 2693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4

    追蹤人氣

{如夢Bali03}我在Bali有個家

我在Bali有個家,一條又窄又小的路可以通往它。 我的好朋友Fin說:「妳看,滿院子的荷花夠開一夏,每天只花兩百塊,妳就有了一個家!」我很高興,但也有點不捨,希望早我來到Bali一個月的Fin可以留下來,和我共組一個家。Fin又說:「這是妳第一次一個人旅行,妳要盡情享受這樣一個人的生活,這裡的花、空氣、還有小鳥的歌唱,全都屬於妳。」 於是,Fin離開了,我也開始一個人生活在這個家裡。 Bali的空氣好香,四處有花,還有祭神拜鬼的濃濃印度香。我在步行約十五分鐘的超市買菜,在有點冷的夜晚聽青蛙呱呱叫,用Fin剩下的點數上網收信。Mac小白於夜晚閃著光亮為我接通世界的訊息。我像隱居的修行者,聽著隔壁Villa傳來豪放的「Yes…Oh ohoh…」。待年輕男女慾火消退,世界又只剩下我和池塘的青蛙,呱呱。 第一次,第一夜,我獨自一人在他鄉。 幽暗的小徑,幸運時有微亮路燈,它說不准天天都亮,我有點緊張。才到家門口,一隻怪獸在草叢裡發出聲響,伊伊嗚嗚地怪叫,然後衝撞出來,撲往我的腿!我尖叫…是…是……是小黃狗。會皺眉頭、會用〝手〞揉臉的小黃狗。我為牠弄了一碗熱騰騰的碎麵包加起司火腿,小黃嗅著鍋子飄出的香氣,靜靜等待。我有了家的感覺。牠是等我歸來的忠實狗兒。聽我說了許多秘密,時而歪頭、時而發楞。吃飽後,牠便安穩地睡在院子的竹沙發,陪我看書聽音樂。或者,聽隔壁Villa的「Come on Baby~」當一切消退靜悄無聲時,我在小黃耳邊說了…「我是可以一個人好好生活的,謝謝你,陪伴著我的恐懼。」小黃的眼睛烏黑晶亮,裡面有無限的溫柔,我相信牠從來就在這裡等待,並不是無端迸出的陌生人。 七月的Bali是冬天,有冷冷的早晨,我總是喜歡在起床時走進露天的浴室,沖熱熱的水,有玫瑰香味的沐浴乳在熱水中擴散開來,當我抬頭時,發現家中的第二個成員。小花貓知道我在看牠,就伸伸懶腰,往綠色芭蕉葉上扭轉。小花的床鋪就在浴室上頭,牠和小黃一樣,一直都在,未曾離開。這裡是牠們的家,亦是我的。我們毫無困難地認識彼此,全無障礙地付出愛,小花甚至會睡在我的竹椅子上,和我一起看星星。牠也喜歡起司的味道。所以我有了做飯的責任,為著家中的兩個成員。 我一直拿著筆,在家的後山有間小餐館,當我喝著那永遠泡不開的、夾著許多咖啡粉的濃咖啡時,我總是拿著筆寫字。偶爾,也用我破破的英文為金髮的旅人指路,「Yes,you can go this way. About 10 mins,There is a supermarket.」我沒有臉紅,雖然我的英文很破,但這兒是我的家,因此我可以為旅人指路。何況,我有黑色圓珠筆和薄薄的筆記本,只要我還能寫點什麼,我就是活著。當時的駭怕、心傷、以及種種未知都可以往筆記本裡碾攪,等到荒了硬了的黑土又翻鬆時,我便可以栽種夢的種子。一切都會過去的,我一直這麼告訴自己。每一次深呼吸時,我又更明白了獨自生活的可能,這個可能正在伸展、正在茁壯。有一天,我將無所畏懼。 2007/12/6凌晨2:48 我在台北,早上十點鐘有工作,但是,Bali的家門沒鎖上。小黃(後來我才知道牠叫魯里布,學的是法文。)和小花,應該已經睡了。當我恐懼時,我總是為自己點一隻印度香,那香氣永遠可以帶我回家。回到Bali,滿院荷花、廚房望出去是稻田、浴室上頭有芭蕉葉,以及,清晨有點冷的家。所以,沒什麼可怕的,我並不貧窮,我總是為牠們煮飯。或者,在筆記本裡寫點字、畫點畫。後來我懂了,心在哪,家就在哪。 共有位訪客閱讀過本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